2020
ADARC STUDY TOUR | HEM - 天圓地方

「在我所有作品中,光線是最重要的控制因數。」

In all my works, light is an important controlling factor.

——安藤忠雄

 

 

2020年秋,ADARC[思為建築]訪問和美術館(HEM)——由當地的知名家族委託而建,出自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之手。歷時五年,位於廣東佛山順德的和美術館從國慶節起試運營,終於對公眾預約開放。

 

 

安藤忠雄: “和美術館”這個名字象徵著中國文化中,尤其是嶺南文化中的陰陽調和、吉祥如意的寓意。所以該建築的設計以“和諧”為主題,從建築設計到細部工藝,都以多樣化的“圓”來呈現,這是汲取了地域文化中幾何的特殊寓意,運用“圓”的概念,嘗試著創造出融匯中國嶺南文化的嶄新藝術文化中心。

 

 

自然光通過建築頂部灑進中庭,隨著時間變換,陽光以不同的角度灑落在雙螺旋樓梯的不同位置上,造成不同方位的明暗變化。據說,順德的地理位置正好就在北回歸線上,每年夏至日時,太陽便會90度垂直射入穹頂,像一條直入雲端的時空隧道。

 

混凝土雙螺旋階梯

 

和美術館的雙螺旋樓梯盤旋而下形成中央圓形空間,如同DNA一般的清水混凝土樓梯環繞出施工難度極大的造型,被安藤忠雄稱為建築的一大的震撼,也見證了中國建築技術的飛躍進步。

“一澆成型”的清水混凝土,需現場把控施工,否則出錯後難以挽回。撫摸建築墻體,才能感受到建築師的極致標準要求——邊緣像刀切的奶油蛋糕、0毫米的拼縫前後差。

 

 

“我堅持用混凝土,是因為我要挑戰自身創造力的極限。鋼筋混凝土只要有混凝土、水、沙石加上鋼筋,就能隨意創造形狀,是象徵現代的建築工法。”

——安藤忠雄

 

和美術館夾岸花園 (俯瞰局部) ©和美術館

 

建築設計將簡單與複雜、寂靜與活力、向心力與擴散力這些對立的特徵融合起來,整體呈現出圓形與方形的結合,傳承了中國古建築“天圓地方”的設計理念。作為建築中心的“圓”,其重心和尺度隨著高度發生偏移,產生了由內到外、由美術館到城市的擴散效果。而這一幾何學的立體效果,不僅創造出光影的禮贊,也更加醞釀出場地的躍動感。這便是和美術館的“和”:“調和”又“混合”,也是追求空間融合的終極理念。

 

 

“圓”之外的另一個突破,是安藤第一次在外立面用了這麼大體量的幕牆玻璃。安藤往常的設計,多是清水混凝土的牆體或是和石牆結合。這次,他考察了周邊很多嶺南園林後,決定沿襲中國傳統園林的精髓——第一需要通透,再者便是移步換景。希望人們在展廳裡看藝術品的同時,也能看到窗外的風景。

 

 

目前正在展出《世間風物》啟動展,除了有家族藏品,還有國內外藝術家專門為開館創作的新作。

 

《一桌群宴》(局部),宋冬

舊門窗、鏡子、彩色PVC鏡面、玻璃、燈具、折疊桌、凳子、日用品等

320 × 320 × 320 cm,2019-2020

 

《無題》(局部) 露西婭 · 布魯

瓷器、砂岩 尺寸可變 21件

 

和美術館館藏《閃光》 安尼施·卡普爾

玻璃纖維和漆 255 cm x 255 cm x 43.5 cm 2018

 

PixCell-Deer #58,2019,綜合材料,

218.6 x 181 x 150 cm 由名和晃平完成

 

《風景與記憶(植物紀念碑)》(局部),楊心廣,

鋼筋、植物、封閉劑、丙烯顏料 2020

 

《大自然》劉韡 洋鐵皮、鋁合金、玻璃鋼

400 cm x 200 cm x 200 cm 2020

 

©安藤忠雄事務所

 

出生於大阪,自學建築。

1969年 成立安藤忠雄建築研究所,主要作品包括光教堂,普利策藝術基金會和地中美術館。

1979年 “住吉的長屋”獲得日本建築學會獎。1995年獲得普里茲克建築獎。

2003年 獲文化功勳人物,2005年UIA金牌(國際建築師聯盟)、榮譽軍團勳章(施瓦利埃)

2010年 獲約翰·F·甘迺迪中心藝術金獎

2013年 獲法國藝術文化勳章

2015年 獲義大利星勳章

2016年 獲野口勇獎

 

在耶魯大學,哥倫比亞大學和哈佛大學擔任客座教授。

自1997年起擔任東京大學教授,自2003年以來擔任東京大學名譽教授。

 

*文字經整理,來源網絡和安藤忠雄官網

圖片部分來源網絡,版權詳見圖註

 

 

loading...